埋葬我的VC生涯:干了5年,差點賠掉全部身家
2019-12-02 18:17 VC 投資 創投

埋葬我的VC生涯:干了5年,差點賠掉全部身家

作者|閆啟  來源|投資界 (ID:pedaily2012)

“全民PE”之后,中國創投圈陷入低谷,直至2014年。

2013年12月30日,在2014年來臨之際,創投行業首先收獲了一份新年大禮:在歷時400天后,A股的IPO暫停宣告結束。IPO重啟當月,便有43家企業實現上市。以2014年為起點,中國的創投市場迎來了一波罕見的高潮。

那一年,阿里的上市,軟銀孫正義獲得了數百倍的賬面回報,“投資之神”的名頭從此坐實;聚美優品、京東、阿里巴巴三大電商公司都有紅杉中國的身影,加之此前上市的唯品會,紅杉完美成為中國電商崛起的最大贏家,“點金勝手” 沈南鵬從此聲名遠播。

隨后,中國VC迎來了史上新一波裂變。時任IDG資本合伙人的張震出走,聯合高翔、岳斌,創立了日后風頭強勁的高榕資本;“年少成名”的曹毅告別紅杉中國,獲得王興和張一鳴支持成立了源碼資本;劉二海離開了工作近12年的君聯資本,愉悅資本誕生.....在這場巨變中,中國VC悄然進入2.0時代。

與此同時,隨著大眾的創業的激情被點燃,新生機構也如同雨后春筍般涌現,仿佛一夜之間無數天使投資人誕生,開始出現“全民VC”、“全民天使”。而各種90后創業明星也被捧上了神壇——馬佳佳、余佳文、王凱歆.....這一串曾經閃耀的名字,成為了那幾年的縮影。

潮水漸漸退去。“現在的創投圈有點迷惘,很多人募不到資,很多人離開。”目睹了過去幾年的狂飆,達晨財智執行合伙人、總裁肖冰說,現在行業正回歸到一個安靜的狀態。

VC新貴崛起, 他們改變了中國創投的走向

時間回到5年前,一大批從老牌投資機構出走的新生代投資人,改變了中國創投圈的走向。

《中國創投簡史》記錄了這一段往事——早在2013年,還是IDG資本合伙人的張震、高翔已經嗅到了互聯新貴將會迅速崛起的趨勢,開始在IDG資本內部主張另成立一支單獨融資的子基金。但由于這支基金的投資風格更激進而未能實現。于是,二人聯合IDG資本副總裁岳斌共同請辭,出走創立了高榕資本。

“在那個時間點,我自己也不知道,出來做基金能做到什么程度”,張震回想起當時的做出這個決定時,自己并沒有什么把握。但后來證明,高榕資本抓住了最好的時間節點。成立之后,高榕資本投出了拼多多、跟誰學、虎牙、美團、蘑菇街、水滴等一大批明星企業。

從高榕資本開始,中國VC進入2.0時代的大幕被緩緩拉開,一個個嶄新的機構名稱出現在中國創投史上。

2014年4月,已經是紅杉資本中國最年輕副總裁的曹毅,找到了王興和張一鳴,表達了自己想要做一支基金的想法。僅僅一個月后,一支1億美元的基金已經募集完成。

曹毅身邊聚攏著眾多互聯網新貴,因此在源碼的LP隊伍中有著眾多的互聯網企業創始人、高管。“互聯網行業的資金正在變得越來越多,企業上市之后,創始人以及高管開始考慮如何配置他們的資產,他們認為最好還是反哺到在這個行業,這是他們熱愛的、也是無限看好的行業。”這或許也是曹毅成立源碼資本的初衷。

高榕資本和源碼資本只是這場VC巨變中的兩個典型的縮影,那兩年里幾乎每個月都會有投資人離職出來單干的消息傳出。

在創辦愉悅資本前,劉二海曾任職于君聯資本。當時他認為,“對于VC行業來說,100人是裂變的一個檻。達到或者接近這個規模的VC僅有歷年排行榜榜單上頂尖的那幾家:IDG、紅杉、君聯資本等,這也是近年誕生投資機構最多的原產地。”

毫無疑問,相比2005年,2014年是中國VC行業又一次更加猛烈的裂變大潮。“VC2.0時代從2014年開始,未來9-10年將是VC2.0的大時代。”清科集團管理合伙人、清科母基金管理合伙人、清科研究中心總經理符星華當時曾預判,“歷年最佳VC榜單中前50位的排名,70%都將發生變化。在2014-2016年沒能做好布局的老牌投資機構,將很快淹沒于這個時代。”

荒誕一幕上演:投資進入全民時代,鳳姐都做天使了

沒有人想到,中國創投圈爆發得這么快。回想當年,一個個創業者白手起家的造富傳奇和投資機構點石成金的神話,讓多少人熱血沸騰。

恰逢此時,全民創業的熱情被引爆,全國各地的創業者如雨后春筍。僅僅2014年一年之中,中關村就有40000家企業誕生。

同一時期,中國VC/PE機構的數量也呈現出爆炸式增長。這其中,除了一部分之前的PE機構將投資階段前移,還有國企、上市公司、民營企業、資深投資人、三方財富公司、信托、券商資管公司等跑步入場,紛紛成立自己的投資子公司或投資部門。

根據中國基金業協會的數據,僅僅在2014年3月開始的不到一年時間里,登記的私募股權、創業投資基金管理人就達到4276家,規模1.6萬億左右。而到2018 年 12 月底,國內登記私募股權、創業投資基金管理人已達14683 家,私募股權、創投基金8.6萬億元。

事實上,當時中國投資市場遠比這些數據看起來要更加火熱。相比起投資機構的數量的激增,全國范圍內出現的天使投資人數量更是難以計算,一些手里有點錢的人化身創業導師,創投圈一時間充斥著各種荒誕。

2015年底,鳳姐就曾在自己的微博上正式宣布:“既然直到現在很多人都因為嫉妒在罵我,那我只好投資一個吵架的APP滿足大家,沒錯,我現在是天使投資人”。她還表示,首次投資金額達到數百萬。

在全國,有無數個像鳳姐這樣略有財富積累卻知識欠缺的人投身天使投資,這讓天使培訓突然之間擁有了廣闊的市場。全國各地的天使培訓機構遍地開花,但由于信息的不對稱性,這個行業亂象叢生。

2018年11月,曾號稱要“20年培養6萬名合格的天使投資人,20年內管理資金規模達到6萬億”的中國天使投資人學院被曝出早已人去樓空,算是給全民天使時代畫上了句號。

曇花一現,90后創業者給VC上了一堂課

那幾年對于創業者來說,既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

2016年, 17歲退學創業的王凱歆,因為一檔創業真人秀節目《我是獨角獸》火了。1998年出生的她,迅速成了90后創業者的代表人物。王凱歆一句“只要你們愿意投我,我能讓你們在未來賺夠95后的錢”,打動了國內多家頂級VC。

然而,僅僅幾個月之后,數據造假、私吞公款、裁員……一個未成年創業者的斑斑劣跡全都浮出水面,各種質疑紛沓而至,那是當年創投圈最火爆的事件之一。

還有另一個90后創業明星余佳文,這位“超級課程表”的創始人不但公開承諾“明年拿出一億元給員工分紅” ,甚至提出 “員工工資自己開”、“上下班時間自己掌控”、“鼓勵員工用打架解決問題”等令人匪夷所思的管理模式,一時引發熱議。

“90后創業”這個風口,讓不少大牌VC栽了跟頭。那些閃耀的創業明星,匆匆火了,又匆匆消失在大家的視野里。

不過,在那個風口頻出的時期,這只是整個行業的冰山一角。彼時,已經過互聯網浪潮洗禮過的中國創投行業,恰逢移動互聯網來臨之際,“風口”成為了一個被所有人追逐的熱詞。隨后,創投圈迎來了一場轟轟烈烈的“風口”創業。

當年,互聯網金融行業發展尤為亮眼,其中P2P當時更是被樹立為互聯網金融的典型。到2016年時,國內P2P平臺的數量就超過5000家,而如今的境況令人唏噓。

此后,一個接一個的風口更是層出不窮:2016年,直播和共享單車火了;2017年,知識付費、共享經濟、新零售、無人貨架、人工智能、虛擬現實等創業項目成了VC追逐的對象;2018年春節剛過,區塊鏈讓許多人3點鐘無眠。在這這些風口之中,電商、社交、手游各類項目穿插其中,即便是國內最頂級的VC也不能免俗。

風口之下“誰人不識朱嘯虎”,從“獨角獸捕手”到“鼓風機”,盡管毀譽摻半,但朱嘯虎無疑是在風口時代里那個最能吸引目光的投資人。不可否認的是,滴滴、餓了么、映客、ofo……這些朱嘯虎投過的項目,無論結局如何,都曾在資本的助推下迅速占據了行業的高地。

一批VC慢慢倒下,行業正回歸到一個安靜的狀態

那幾年,泡沫慢慢被一點點吹大。

那是一番什么樣的景象?對于“獨角獸”和“毒角獸”,不少投資機構已經傻傻分不清楚,“PPT融資”成了創投圈人盡皆知的梗。在創業公司扎堆和投資機構井噴的市場環境下,項目的良莠不齊和機構的專業能力不足越發凸顯,大量的FA機構隨之開始涌現,但也逐漸催生出對創業項目的過度包裝和數據化妝。

“很多所謂的風口就是找一個熱點,不斷地融資,估值不斷地吹泡,最后像燙手的山芋一樣,誰接到最后誰倒霉。現在竟然出現了很多天使階段就敢估值幾個億的項目。我看到一批無知無畏的投資人,無論估值多高都敢投,這是很讓人擔憂的。”國中創投首席合伙人、CEO施安平曾這樣感慨。

以前,只要踩上風口,早期投資人可以很快找到接盤俠套現離場,而估值炒得越高自然回報越高 。因此在市場上錢多的時候,整個行業看起來如火如荼。而今潮水退去,誰在裸泳顯而易見。

2018年,被稱為史上最嚴“資管新規”落地,“募資難”的聲音喧囂塵上。據說,一家成立近五年的VC機構,2018年春節回來后除了前臺,人人身上都背上募資KPI考核,可以說全員募資。

“募資難”背后的現實是,VC/PE行業正在上演一場悄然無聲的生死淘汰賽,募資難本質是市場正在淘汰不專業、沒實力的“玩家”。

畢竟,現在市場上很大一部分基金都是為了擁抱創投大潮而誕生的新VC,第一個寒冬對于他們來說將是致命的。“對三分之二的VC來說,他們的第一支基金也將是他們最后一支基金”,這樣的說法并不夸張。

但需要強調的是,對于經歷過經濟周期的老牌投資機構和專業能力強新生代投資機構來說,寒冬并不存在。在他們眼中,市場降溫并不是壞事,回歸價值投資反而才能真正體現出自身的能力。

在去年第十八屆中國股權投資年度論壇上,曹毅就曾表達過對市場的看法,“2018年行業正回歸到一個更長期視角、更穩健、更可持續發展的狀態。對于我們投資人來說,可以多一點時間去做盡調,多一點時間去斟酌。”

事實上,優秀的投資機構總能穿越周期。“現在的創投圈有點迷惘,很多人募不到資,很多人離開。”在達晨財智執行合伙人、總裁肖冰看來,中國創投行業經歷了青春躁動期,現在步入的是成熟期、理性期。

“現在這個行業慢慢進入到成熟期,比以前安靜多了。回歸到這個行業本來面目,回歸到一個安靜的狀態后,有利于我們做好投資。”肖冰用了一句詩來描述這種感覺——在安靜的時候美好的事物才會出現。

投資界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