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28家泛互聯網公司IPO“上岸”:7成破發 文娛跌慘 企服卻強吸金
2019-12-02 16:59 IPO 瑞幸 企業服務

2019,28家泛互聯網公司IPO“上岸”:7成破發 文娛跌慘 企服卻強吸金

作者|南柯   來源|鉛筆道(ID:pencilnews)

2018年,VC、PE募資額驟降,一批人民幣基金走到5年退出期。盡管流血破發不斷,但小米、美團、優信、蔚來、拼多多、映客等許多明星企業還是選擇在2018年上市,因此“上市大逃亡”也成為當年的年度關鍵詞之一。

2019年,募資情況同樣嚴峻,但同樣有一批企業完成上市,包括全球最快IPO公司瑞幸咖啡,第一家在線K12盈利公司跟誰學,社交電商鼻祖云集,互聯網醫美平臺新氧,白領公寓品牌青客,一站式云端辦公解決方案金山辦公和互聯網教育品牌網易有道等。

2019年進入倒計時,對這些上市的泛互聯網公司進行盤點,結合它們的股價變化及所處的行業情況,也能對創投市場的走向有基本的判斷。

據鉛筆道不完全統計,截至2019年11月25日,國內有28家泛互聯網公司上市。其中,有19家股價相比發行價下跌,占比達67.86%,5家公司股價跌幅超過50%。

具體來看,在股價下跌的19家上市公司中,棋牌游戲開發運營商“家鄉互動”股價跌幅最大,高達68.89%。萬達體育和社交會員制電商云集跌幅緊隨其后,股價跌幅均在60%以上。

相比之下,股價上漲的公司有9家,分別是微盟、新東方在線、魯大師、ZOOM、瑞幸咖啡、跟誰學、房多多、三只松鼠和金山辦公。其中三只松鼠漲幅最大,為290.87%。

這28家公司的主要上市地點在納斯達克和港交所,其中在港交所上市的企業有8家。這相較于去年1天8家企業共同敲鐘的赴港上市潮,有點慘淡。一位券商從業者曾表示,2019年,港股會較2018年平淡,原因是經過去年扎堆上市,timeline(上市時間表)上的公司已經不多了。

從所處行業來看,今年上市的企業主要分布在企業服務、教育、新消費、文娛等領域。

這一點,今年3月,高鵠資本管理合伙人金明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已有所表示,目前市場中超過十億美金估值并能夠實現成規模收入的企業并不少。長租公寓、房屋租賃、二手車、互聯網教育等企業,如果收入規模足夠,又能實現盈利,或者虧損曲線收窄,都有IPO的機會。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上市的28家泛互聯網企業中,文娛領域和企服領域公司的股價變化冰火兩重天——文娛企業普跌,企服類企業大漲。

2018年,一系列國家監管政策出臺,游戲行業、影視行業等細分領域都經歷了數個政策層面的變化,文娛市場一度觸及冰點。前瞻產業研究院數據顯示,2018年全年文化傳媒行業獲得VC/PE融資案例數量為485個,比2017年下滑19.16%。

如今,這種情況蔓延至二級市場。根據統計,今年上市的文娛類公司有6家,包括萬達體育、斗魚、藍帽子、貓眼娛樂、禪游科技和家鄉互動,其中家鄉互動創造最大跌幅,達68.89%。

禪游科技和家鄉互動均為棋牌類游戲研發商,雖然2019年游戲版號重新恢復審批,但棋牌類游戲卻沒能享受到利好。第三方游戲研究公司Niko Partners統計數據顯示,2019年一季度國內發放的數百個游戲版號中,沒有一個是棋牌類游戲,而去年同期,共審批通過了962 款棋牌類游戲,占審批總數的近50%。

萬達體育發行價8美元,如今跌至2.87美元,暴跌64.13%。其于11月18日上市首日即慘遭破發,當日收盤價僅5.16美元,跌幅超35.5%,市值一天縮水4.08億美元。近期披露的第三季度財報數據顯示,其三季度凈虧損3400萬美元,同比擴大138%。

與普跌的文娛冰冷局面形成對比的,是企服企業股價普遍上漲的熱鬧。

今年企服領域的上市企業包括金山辦公、ZOOM、魯大師、微盟、豆盟和兌吧,其中漲幅最大的是金山辦公,漲幅達192.1%,最低漲幅為微盟,漲幅29.64%。首發當日也利好頻傳,魯大師10月10日在港交所上市當日,其股價暴漲218.52%,最終以8.6港元的報收價收盤,市值突破22億港元。

對于企服市場是否迎來上市爆發期?IDG資本合伙人牛奎光曾表示,下一個時代正是硬科技公司的時代。技術創新型公司是反經濟周期的,IDG資本所投資的不少優質人工智能、大數據、企業服務公司都已實現了超過一倍的年增長速度,并在成立之初就把目標定在全球市場。

在To C端流量枯竭、獲客成本高、新興技術快速迭代的時代背景下,企業服務行業涌現眾多新機遇。從2014年到2016年,國內企業移動服務市場規模增長強勢。2017年,企業及服務領域發生500多起投融資事件,已經成為VC(風險投資或創業投資)行業最為關注、投資最為頻繁的領域。

在可見的未來,無論是在一級市場,還是二級市場,企服領域的創業公司都將成為投資人關注的優秀標的。

當Z世代逐漸成為消費主力,新消費相關企業也開始扎堆上市,這既包括三只松鼠和瑞幸咖啡這類吃喝類企業,也包括新氧科技、云集、如涵控股等公司。

在鉛筆道統計的28家泛互聯網公司上市公司中,三只松鼠和瑞幸咖啡的漲幅可謂亮眼,漲幅分別為290.87%和88.24%。

三只松鼠于今年7月登陸A股市場,成為國內互聯網零食第一股,相較發行價14.68元漲至57.38元,漲幅290.87%,另其上市首日漲幅44.01%,總市值84.77億元。

瑞幸也同樣如此,自公布2019年第三季度財報以來,其股價不斷創下新高。截至11月25日收盤時,瑞幸咖啡股價達到32美元,較上市時的發行價上漲88%,市值達到76.9億美元。

“瑞幸和三只松鼠雖同屬消費行業,但是股價漲幅因素是不一樣的。從整體看,國內消費行業增長逐漸放緩,而且一級市場資本緊縮,消費品需求細分確實是明顯的趨勢。”一機構投資經理對鉛筆道回應稱。

隨著“美容經濟”的不斷發酵,醫療美容也成為互聯網行業的香餑餑。

近期,新氧公布二季度財報,截至8月29日實現總收入2.85億元,比去年同期增長87.3%。上半年凈利潤7520萬元,2018年凈利潤5508萬元,高于去年全年。與盈利形成對比的是,此次新氧科技股票跌幅為11.96%,這或許與醫美行業存在的低價引流、刷單等混亂現象有關。

在二級市場,說到底,市場關注的還是企業的盈利能力。網紅電商第一股如涵控股和社交電商鼻祖云集的曝光度和知名度還算比較高,但就其股價卻沒那么樂觀。云集股價從發行價11美元跌至4美元,跌幅達63.63%,如涵控股股價跌幅為35.12%。

零售電商行業資深專家莊帥對鉛筆道解釋,股價跳水說明它們的商業模式還是存在問題,目前資本市場對其后續增長存在質疑。比如如涵,以人為核心,人本身是動態變化的,那么人能不能孵化出品牌,這個目前個案比較少。

今年上市的泛互聯網企業中,有3家和教育相關,分別是跟誰學、新東方在線和網易有道。從當前股價上來看,跟誰學股價較發行價漲80.48%;新東方在線漲幅104.9%;網易有道則跌破發行價17美元,跌幅為19.18%。

不過,在上市首發日,三家企業股價都曾跌破發行價,新東方在線跌幅一度為6.08%,最低股價為9.53港元;網易有道上市當天收盤價為12.5美元,相比低于發行價26.5%。

針對教育類公司股價的變化,互聯網產業資深觀察家歪叔對鉛筆道分析,上市首日跌破發行價,這主要是投資者對互聯網企業的發展空間和成長空間一定程度上還是持懷疑態度。

他認為,從現在的節點來看,跟誰學和新東方在線股價上漲背后的共同點是都保持有利潤。在二級市場上,一些投資者,尤其是散戶對于企業內部的運營等概念并不那么了解。他們的判斷標準通常就是企業財務報表中的利潤指標,因為有了利潤之后就能支持企業的進一步成長空間。

“網易有道一直處于虧損狀態,近期也并沒有一個非常清晰的時間線證明股價什么時候能回去,用戶對其不看好,就會減持股票和拋售,導致股價下跌。” 歪叔分析。

結合去年9月赴美上市的流利說來看,作為AI教育第一股,其發行價12.5美元,股價曾攀升至14.10美元,當時估值近40億元,11月20日以2.03美元報收,總市值跌破10億元,可謂慘烈。

中國企業在美國資本市場上面對的競爭對手是包括微軟、谷歌、蘋果等優質的企業,雖然中國企業在國內可以靠著一級市場的認可或者互聯網創業風口,參與市場,圈到高于實際營收數倍甚至數十倍的估值。

“但是一旦進入二級市場,這些泡沫將很快破滅。因此,對互聯網教育企業來說,盡可能提高財務、零售的增長空間,尤其是利潤空間。”歪叔表示。

鉛筆道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